幸运28

《超凡黎明》第0001章 蘇魯……或許應該加個克(新書求支持!)

    白鷹聯邦,圣喬治大學。

    夏季午后炙熱的陽光,透過樹蔭的遮蔽,在草地上投射下斑駁的光點。

    松綿的草坪溫柔地支撐著平躺的身體,鼻尖縈繞青草與鮮花的芬芳,令蘇魯不由愜意地瞇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身穿純白色的襯衫,胸前解開幾個紐扣,現出略有線條的胸膛與健康的皮膚,配合棱角分明的五官,天藍色的瞳孔,以及一頭金色略卷的短發,自然而然就有一種不羈的氣質。

    ……好吧,以上純屬屁話,實際上蘇魯的長相只能算一般,只是因為年紀輕,帶著青少年特有的活力罷了,在大學生活即將結束的時候還是單身狗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    “不知不覺間,已經過去四年了啊,大學都要畢業了……”

    蘇魯悵然地睜大眼睛,呈現仰望星空的憂愁狀。

    他原本并非這個世界的土著,而是來自另外一個時空,作為某條畢業數年的咸魚,一事無成,在某次通宵打游戲之后眼前一黑、一頭栽倒在電腦上——穿了!!

    “就算是年青人,也不能熬夜啊……”蘇魯憂愁地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過來人,他異常后悔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個粗制濫造的三流游戲,自己怎么就偏偏陷進去了呢?

    從最開始的我再掙扎一分鐘就睡,到打了這個怪馬上睡,再到過了這個任務,不知不覺……咦?數個小時咋就這么過去了?

    不止游戲,小說、電影、電視劇也是一樣。縱然怎么咬牙賭咒發誓,一旦熬夜成習慣,就很難戒掉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對熬夜者而言,猝死的幾率,遠遠大于穿越的幾率,輕易不要嘗試啊……”

    蘇魯再次長嘆。

    不要以為穿越了就立即走上人生顛覆,迎娶白富美,事實證明,咸魚哪怕穿越了,依舊還是一條咸魚!

    嗯,在此介紹一下穿越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蘇魯·波特利,全名蘇魯·鄧斯坦·安德里奇·羅哈德……蒙·波特利,姓名中間長長的那一段實際上沒有多少大用,代表著歷史上的幾次通婚與重大事件增添,也是白鷹聯邦的傳統習俗,讓不少官員為之深惡痛絕,在提倡姓名簡化運動的今天,正式文件上的身份,就是蘇魯·波特利,二十一歲,圣喬治大學的臨近畢業生。

    長相一般、成績一般、勉強修夠學分,但畢業不包分配、面臨失業與擇業的困擾……

    蘇魯此時的心里,那是滿滿的怨念啊。

    這穿得……太沒技術含量了!不僅連穿越流必備的金手指都沒有,最關鍵的是,這長長的名字中,咋就沒個‘克’呢。

    要不,咱直接改名叫蘇魯·克,從此走上人生大贏家,黑暗大魔王的道路。

    又或者,直接姓波特,玩一玩魔法世界也挺好啊。

    可惜,他并不叫蘇魯·克,或者蘇魯·波特,以上只是咸魚的癔想。

    “好在……咱也不是一無所有!”

    蘇魯半坐起身體,拿過一旁的筆記本,咬著筆頭開始寫寫畫畫。

    穿越后四年,總算令他弄清楚了自己所在的環境,圣喬治大學位于的國度稱為白鷹聯邦,有二百七十八年的歷史,人口三千萬左右,地域廣大,在世界舞臺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科技水準,大致相當于前世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后,到第二次工業革命之間,蒸汽朋克大行其道。

    上輩子作為一條理工狗,畢業后的摸爬滾打,讓自己勉強掌握了一技之長,放在如今的科研水平而言,縱然稱不上獨步世界,但好歹混口飯吃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蘇魯皺著眉頭,開始羅列提綱:“雖然因為世界不同,一些知識點明顯不通用,但經過我大學查找資料,旁敲側擊,還是整理出一些有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小看這個世界的精英!

    自己上一世不是什么學科大拿,只是一個應試教育下出來的本科生,專業細化,但算不上深入。

    再說,穿越是自己最大的秘密,必須要想辦法掩飾,不可能直接提出什么理論,或者一鳴驚人——那太惹眼了!

    這數年時間,蘇魯大部分課余時間都泡在圖書館當中,尋找著自己知識體系與新世界的契合點。

    ——他不會承認這是自己找不到女朋友,沒有課余消遣的緣故。

    唉,說起來,怎么這么想哭呢。

    明明穿越的是一個移民國度,白種人、黃種人、乃至各色人種都有,風氣開放,卻偏偏宅男性格難改,還是找不到女朋友,怎一個悲催了得?

    謝天謝地,自己一穿過來,就直接進入大學生活,背井離鄉,路途遙遠,假期也以勤工儉學的名義,死賴在這里不走,基本上就沒回去過,總算沒有在這個身體的親人面前暴露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也很奇怪,原本蘇魯·波特利的家庭,似乎很窮也就罷了,關鍵他好像因為什么事跟家里鬧翻,相當于凈身出戶上大學,幾年中只有幾封書信來往,也沒有親戚過來,真是走運……”

    蘇魯用筆頭敲了敲腦袋。

    原身似乎經歷過什么慘痛的劇變,一部分記憶十分模糊,依稀只記得家庭位置所在,以及寥寥的幾個親人,這幾年的聯系也很少,回憶中只有幾個輪廓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我穿越導致的記憶破碎?”

    蘇魯有些心虛,但打死他都不會跑回家去求證的。

    “嘿,兄弟,你的三明治!還有信!”

    就在蘇魯沉吟的同時,一個陰影投射下來。

    他轉過脖子,看到一個白人青年走了過來,是他的室友兼損友——肖恩。

    肖恩瘦瘦高高,三角眼,酒紅色的頭發,穿著黑色的短袖,脖子上掛著一條銀白色的項鏈,看起來很酷,但放在他的身上,怎么看怎么無厘頭,帶著一種猥瑣的感覺,此時笑著遞過一個三明治還有信封,露出潔白的牙齒:“一共四銅爾!里面包含了小費。”

    蘇魯翻了個白眼,知道這家伙的脾氣,從口袋里掏出幾枚硬幣遞了過去:“謝謝……但作為一個侍應生兼郵遞員,你收費標準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兄弟,你難道不知道宿舍距離信箱的距離么?那些該死的宿管員,一個個懶惰得令人發指……”肖恩聳了聳肩膀,臉上又帶著好奇:“快看看,或許是你的錄用信來了。”

    文抄公說

    新書已發,目前每天六點與十五點保底兩更,求收藏!推薦!
看超凡黎明最新章節就來筆趣閣網址:hauz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