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28

《超凡黎明》第0470章 實驗(3600加,求月票)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蘇魯睜開雙眼:“疲憊的感覺……普通人的軀體……真是熟悉啊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,在晉升職業者,經過超凡洗禮之后,他對睡眠等休息的需求就很少,五階之后則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現在,一下又變回了普通人。

    因為昨天玩手機熬夜太晚,早上起來不僅沒有神清氣爽,反而頭暈腦脹,四肢無力。

    對著鏡子簡單洗漱了下,就看到一個眼神迷茫,胡子拉碴的年青人,五官只能算端正,丟進人海里一轉眼就找不到的那種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人生,真是慘啊……”

    蘇魯拍拍臉,來到門外,‘啪’得一聲關上了卷簾門。

    這家小店雖然生意慘淡,但三餐都有經營,早上還賣點包子豆漿啥的。

    對于原本的白景來說,自然是每天天不亮就要起來勞作,見證城市的黎明。

    但蘇魯么?

    心情不好,不工作了!

    他隨意找了張紙,寫了幾句貼在門上,就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在他離開后不久。

    周圍三三兩兩的行人變多了起來,一名白領麗人打著哈欠,來到小店門口。

    黎微微不是一名吃貨。

    她只是剛好住在這附近,大城市里萬千螺絲釘的一員。

    每天由于濃重的加班壓力,早上起得很晚,上班時間很緊,并且,不喜歡周圍幾個需要排隊等待的攤子。

    她對口味沒有太大要求,只要干凈就行了,尤其極端厭惡等待的感覺。

    因此,她是早上白景餐館的常客——由此就可以知道餐廳經營有多慘淡,號稱早餐黃金時間都不需要等待,入店就有座!

    但今天,黎微微站在關閉的卷簾門口,望著貼著的白紙,有些風中零亂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,今天休業?”

    她想到那個餐館的廚子,一個秀氣的年青人:“假的吧?廚子不開飯館,難道還有億萬家產等著去繼承呢?還是已經倒閉了?”

    她跺了跺腳,十分不爽地走向另外一個擠滿人的早餐攤位:‘哼哼……就算你開業,本女士再也不來了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魯沒有突發事件,也沒有億萬家產繼承。

    他這個身體幾乎一無所有,連銀行卡上都沒有四位數!

    但他就是任性地好好玩了一天。

    充分地感受了這個城市的喧囂與活力之后,蘇魯確定,藍星的科技,跟他穿越來之前的科技差不多。

    該出現的,基本都出現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空子好鉆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蘇魯略有些遺憾地坐上公交車,開始為生活而憂愁。

    每個世界都有獨特的規則。

    在這個世界,超凡之力禁絕,不僅是古拉姆語與古希伯語,就連狂妄之語,都失去了原本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現在就是個普通人,不說手槍,來幾把刀就可以砍死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靈潮,不知道何時才會到來……”

    帶著一點嘆息,蘇魯下了公交車,好像一個大城市常見的迷惘青年,以夢游般的腳步,回到了自己的小店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此時已經是黑夜,但借著路燈橘黃的光芒,蘇魯還是在自己的小店門口看到了兩個蹲守的人影。

    ‘不會吧?以白景的廚藝,居然還有這么忠誠的顧客?’

    蘇魯走了過去:“兩位!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白景,不要想跑!”

    那兩個黑影見到蘇魯,頓時站起來,語氣十分激動。

    “嗯?你們是?”

    靠近之后,才發現這兩人人高馬大,滿臉橫肉,一看就不是好人,能嚇哭小孩子的那種。

    但蘇魯數世為人,自然知道以貌取人非常不準。

    有的人,長得好看,卻是人面獸心,有的人丑惡無比,內心卻十分柔軟。

    當然,反例也有,比如這兩貨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小貸公司的,白景!你已經逾期了,加上利息,要還14000!錢在哪里?電話為什么不接?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花襯衫惡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“討債的?今天我手機關了。”蘇魯皺起眉頭:“還有……我記得我當初總共借款還沒有8000吧?還有,我已經還了好幾期了。”

    當然,他也知道,這種公司,肯定能巧立名目,將各種利息與手續費暴漲到恐怖的地步,并且算到最后,特么的利率居然還在法律支持范圍內!

    “廢話!到底還不還?”

    花襯衫的小弟瞥了周圍一眼,比了個OK的手勢,沒監控、沒路人拍照!隨便搞!

    “我沒錢!”

    蘇魯翻了個白眼,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前身憑本事借的錢,自己為什么要還?

    “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花襯衫上前一步,雙手按壓著指節,發出咯咯的脆響:“你想被我們打一頓,再扒光衣服發朋友圈么?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……暴力催債?”

    蘇魯皺起眉頭:“我感覺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侵害,是不是可以正當防衛了?”

    “還敢反抗?”

    花襯衫感覺遇到了神經病,右手向蘇魯衣領抓來,準備狠狠扇他幾個耳光再說。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,蘇魯的眼一冷。

    他任憑對方抓到自己的領口,雙手合攏,下壓對方的肘關節。

    兇猛的力量,令花襯衫不由前傾下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只膝蓋頂了過來,正中胸膛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花襯衫向后狠狠翻滾倒地,半天沒爬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小弟也看呆了,根本想不到白景這個小年青竟然敢還手,還這么凌厲。

    “怎么?還要來么?”

    蘇魯呼吸略微粗重,簡單的幾個動作,對這具身體而言也是個負擔。

    不過對手顯然沒有搏擊的經驗,這個時候就比誰更狠、動作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還敢打人?”

    花襯衫嚎叫著。

    “我都錄下來了,是你們先動手的哦!”

    蘇魯掏出手機,微笑著將功能關閉:“我只是正當防衛啊……并且,我還知道幾個技巧,保證能讓你感覺更痛,卻沒有一點傷痕可以去鑒定。”

    他上前,找準幾個位置,一腳踢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凄厲的叫聲響起,令蘇魯皺皺眉頭,隨手找塊布給嘴塞上:“還有你!”

    他看向那個小弟:“不要怕,肯定不會留下傷勢的,我只是想請你們幫我做實驗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兩個人影摻扶著,狼狽逃出了這條街。

    蘇魯拉開卷簾門,沒事人一樣地回屋,望著屬性欄,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:

    【XP:20】
看超凡黎明最新章節就來筆趣閣網址:hauza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