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28

《猛卒》第一百六十三章 月夜偷襲

    夜漸漸深了,在郭宋的府宅外出現了數十條黑影,他們個個動作敏捷,行動果斷,在郭宋府宅對面的一間屋子里,一名身材高胖的中年宦官正目光陰鷙注視著黑衣人的行動。

    中年宦官叫做李恩平,是魚朝恩的四大心腹宦官之一,楊萬花死在開封縣靈山后,李恩平便接管了府衛總管之職,統領魚朝恩府中的所有武士,他和楊萬花的思路不同,他不看重數量而更注重質量,為此,他從虎賁武館以及群英劍館中挑選了數十名精英加入武堂,其余全部解散。

    目前魚朝恩在長安的的武士機構只有武堂,它和獵鹿山莊合二為一,總部就設在獵鹿山莊,長安城內已經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至于天元樓的武士,都跟隨魚朝恩去了軍營。

    今晚為了殺了郭宋,李恩平動用了四成武堂的精英武士,共三十七人,一定要在天亮前將郭宋的人頭送給魚朝恩。

    “確定他在府上嗎?”李恩平冷冷問道。

    他身邊的武堂首領周順恭恭敬敬道:“回稟李公公,郭宋確實就在府中,一個時辰前,我們的人親自看他著回來,他一直沒有出去,而且我可以保證,府中就他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的馬呢?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魚令臺,他原本是天元閣首領,接替魚令玄,但他表現實在太糟糕,人品粗劣,又無見識,天元閣的精英武士根本就不買他的帳,他叫不動任何人,更關鍵是他安排失誤,使天英閣的武士首領趙春在魚朝恩門口被一箭射殺,丟盡了魚朝恩的臉。

    魚朝恩便不再讓他管理天天元閣,而把他打發來給李恩平當助手。

    魚令臺是看了郭宋的畫像后,才認出這個人竟然就是自己在城外遇到的高個子,有一匹絕世寶馬。

    周順心中輕蔑,表面上依然很恭敬道:“回稟八太保,此人的馬一般是寄養在旁邊的騾馬行中,我們剛才有人去查看,他的馬不在騾馬行,不知是在宅中,還是在別的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別的事情我不管,反正殺了姓郭的,他的馬必須歸我!”

    連李恩平也反感起來,行動還沒有開始,這個混球就惦記起對方的馬了,這種人能做什么事?

    “老八,你不要急著想馬的事情,還是好好想一想,怎樣才能把對方干掉,給你父親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魚令臺哼了一聲,“那是你們的事情,與我何干?”

    李恩平不再理睬他,又對周順道:“時間差不多了,讓弟兄們開始行動,傳令下去,斬掉此人首級者,賞銀一萬兩!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

    周順行一禮,快步離去了。

    魚令臺惦記著他的馬,便道:“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不管李恩平是否同意,直接跟著周順走了。

    李恩平悶悶哼了一聲,他不明白魚朝恩怎么找了一群紈绔子弟當假子,要用人的時候,一個有擔當的都沒有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郭宋屋頂的正脊上有一座近三尺高的石獸,此時郭宋就靠坐在石獸后,瞇著眼注視著遠處的黑點,今晚月色不錯,一輪彎月掛在空中,原本是月下飲酒的好氛圍,現在卻變得殺機彌漫。

    大樹上鷹巢內猛子不在,被郭宋趕去了曲江池,這些武士幾乎都沒有練過弓箭,不過他們用弩,幾乎一半都武士都帶著弩,殺傷射程可達一百五十步。

    弩箭的殺傷力十分驚人,就算郭宋藝高人膽大,他也不敢大意,特地貼身穿了一件細甲護鎧,戴上了一頂頭盔。

    郭宋手執弓箭靠在石獸上,專注著四周的情形,兩側和后面都沒有人進來,只有前面有人進來了,說明對方人手并不是很多,只有二三十人,在四周安排的伏擊手后,能潛入府中的人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中庭墻頭上終于出現第一個黑影,有人潛入了中庭,郭宋依然不動聲色,現在出擊還太早,有點打草驚蛇了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中庭和外院都無人的緣故,武士潛入很迅速,片刻便進了后宅。

    郭宋抽出一支箭,搭在弓弦上,這時已有五人進入內宅,郭宋忽然從石獸身后閃出,拉弓如滿月,一箭射出,箭去飛疾,最前面一人慘叫一聲,仰面倒下,當場斃命,這一箭射穿了他的額頭。

    “他在屋頂上了!”

    有人大喊一聲,另外四人紛紛躲閃,但郭宋速度更快,這五人早被他鎖定,他如連珠箭般一氣射出四箭,四人悉數中箭倒在院子里,除一人被射穿脖子還未死透外,其他幾人全部當場斃命。

    郭宋并沒有停手,他目標轉向了中庭內的武士,一箭射出,一名剛剛爬上圍墻的黑影慘叫一聲,從墻上摔下。

    中庭內的七八名武士都嚇得不敢再動,這時,只聽‘嗖!’的一聲,一支弩箭疾飛而至,‘當!’地一聲,射中了郭宋身邊的石獸。

    郭宋立刻發現了射弩之人,躲在一棵大樹后,身體一半露出在外面,他衣服顏色和墻體顏色一樣,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分辨出來,對方舉弩剛要再射,郭宋張弓搶先一箭射出,樹后武士慘叫著倒地,這一箭射穿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只瞬間便被郭宋射殺了七人。

    李恩平今晚對付郭宋有兩套計劃,現在實施的就是第一套方案,如果郭宋熟睡,那就直接潛入他房中殺之人,最多在院子里聯手將他絞殺。

    但現在郭宋明顯有準備,第一套方案就行不通了,李恩平立刻吩咐道:“去通知周順,實施第二套方案!”

    第二套方案叫做圍獵獨羊,反正在他們眼中,郭宋就是一支待宰的羊。

    它和第一套方案最大的不同點便是,武士是從四面八方潛入府中圍攻目標。

    府宅內忽然變得很安靜,前面沒有了動靜,郭宋忽然向北面一箭射出,剛跳上墻的一個黑影慘叫著摔下墻去。

    在郭宋抽箭的同一時刻,又有兩個黑影上了后墻,隨即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站在高處雖然有居高臨下的優勢,但劣勢也同樣明顯,作為目標太顯眼,敵人會從四面八方發動攻擊,尤其會被弩箭射擊。

    郭宋立刻意識到對方已經改變了戰術,但他并沒有下屋頂,他不想失去自己居高臨下的優勢,那么最后的辦法就是放低身段,他蹲在屋頂上,背靠著石獸,這樣前院的人只能看到石獸,而后院因為太近,除非在墻上,否則根本看不到他。

    郭宋注視著四周高墻,當他看見墻上出現人影,便毫不猶豫一箭射出,又立刻蹲回來,這一招確實很厲害,不到一盞茶時間,又有五六人喪命于他箭下。

    這時,墻上沒有人影出現了,所有的武士都進入了他的宅中。

    幾架竹梯架上了屋檐,周順對五名手執盾牌和長劍的武士道:“你們五人上去纏住他,不給他射箭的機會!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

    五名武士沿著三架竹梯向上攀去,他們舉起盾牌,生怕一冒頭就被一箭射穿額頭,對方的箭法實在太嚇人。

    五名武士慢慢爬上屋頂,站成一排舉盾緩緩而行,就在這時,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,只聽‘咔嚓!’一聲巨響,五名武士從屋頂上翻滾著摔下來,跟著是破碎的盾牌掉下來,雖然五名武士沒有死,但都骨斷筋折,躺在地上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周順愕然,這是怎么回事?剛才的聲音是什么發出來的?

    “他手上有大兵器!”

    一名武士痛苦地說出這句話,便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這下該怎么辦?眾人一起向周順望去。

    周順著實有點為難,他們一共有三十七人,按理殺一個人足夠了,但現在他們已經被射殺十三人,現在又重傷了五人,只剩下十九人了,這該怎么打?

    他有點想撤退了,但又擔心李公公不同意。

    這時,魚令臺怒道:“三十幾人還殺不了一人,傳出去,只會讓天下人恥笑,更無法向我父親交代,你們全部上去,我就不信殺不了他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我們地形不利,弩箭也射不了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們的事!”

    周順無奈,只得將眾人召集起來想辦法,這時有人道:“我們可以從兩邊圍墻上去,最前面一人執盾牌。”

    周順眼睛一亮,這倒是個好辦法。
看猛卒最新章節就來筆趣閣網址:hauzao.com